top of page

夏威夷野火燎原,氣候變遷商機?

夏威夷群島的第二大島茂宜島 (Maui) 近日遭受嚴重野火肆虐,截至當地時間 13 日已造成至少 93 人死亡,數百人失蹤。島上主要商業中心、歷史悠久的拉海納小鎮 (Lahaina) 災情最為慘重。估計相關災損和經濟損失可能高達 100 億美元,專家也憂心,氣候變遷下,極端氣候釀成的生命和經濟損失大增,可能成為「新常態」。

(圖片來源:AP News, Tiffany Kidder Winn)


夏威夷語中,「拉海納」(Lahaina) 一詞意指「殘酷的太陽」,形容該區陽光明媚、氣候乾燥。東北信風為茂宜島東岸帶來豐沛的雨水,茂宜島西岸的拉海納位於山脈背風處,降雨較為稀少,且多半集中在冬季,夏季則高溫乾燥,故火災於此不算新鮮事。8 日和 9 日發生的毀滅性野火,是夏威夷州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天災,超越 1960 年夏威夷大島 (Big Island) 海嘯的 61 死。



茂宜島毀滅性野火三大主因


一、氣候變遷「暴旱」威脅加劇


茂宜島野火的迅速蔓延顯示了氣候變遷對火災風險的嚴重影響,乾旱、易燃植被和強風等因素相互交互作用,加劇了火勢的擴散。


「暴旱」是指乾旱迅速惡化,因為降雨稀少,陽光、風和氣溫導致土壤蒸發和植物水分流失加速。過去 10 年間,氣象學家開始常常提到「暴旱」一詞,而這個現象可能也發生在茂宜島。全夏威夷州已經歷一年的乾旱,茂宜島的情況更是急劇惡化,火災發生那一週,島上超過三分之一的地區處於乾旱狀態,其餘大部分地區處於異常乾燥狀態。



二、不當土地利用滋養易燃植被


夏威夷野火管理組織的執行董事伊莉莎白皮克特 (Elizabeth Pickett) 表示,夏威夷有 26% 土地被外來種佔據。這些人為引入的易燃非原生草類和灌木叢,使茂宜島更容易受到野火的侵襲,威脅當地社區和生態系統的安全。


在拉海納附近,許多農地已被廢棄,這些土地上長滿了大量的草和灌木,甚至有些是入侵物種,這些物種可能抑制了當地其他植物的生長。Callaway Climate Insights 專家 David Callaway 指出,茂宜島當地的大片鳳梨田因種植經濟效益降低而於近年廢棄,導致野草蔓生,一旦土地被廢棄,可燃環境就會增加,火災的威力也會增強。



三、強風與火災風險


強風使植被、空氣和土壤更乾燥,進一步增加了火勢的擴散機會,使火災更具破壞性。


部分強風來自近期在太平洋剛形成的「朵拉颱風」。8 日晚間,該颱風距離茂宜島約 1000 公里,強風影響了火勢。颱風通常伴隨著降雨,但外圍環流沉降影響的地區,則可能出現高溫天氣,引發火災。


當地的地形也加劇高溫問題。溫暖潮濕的強風迎著迎風面登上山頂,再從山脈背面下沉時,容易形成強烈增溫的乾燥空氣。因此來到拉海納平地時,氣流會變得更加乾熱,甚至形成焚風。



(圖片來源:AP News)



漫天野火恐帶來生態浩劫


火災污染物恐流向珊瑚礁,海洋生物學家葛夫 (Jamison Gove) 表示:「珊瑚礁為海岸提供保護,提供漁業資源,也是夏威夷的文化來源。失去了珊瑚礁,對整個生態環境將造成極有害的後果」。


飲用水源也是這場火災的重大受害者,環境工程教授威爾頓 (Andrew Whelton) 指出,野火會汙染私人水井、水源系統和市政府的供水系統。


另外,土壤恐怕也將受到影響,野火過後,外來草種會進一步霸佔本土植物的生存空間,而被燒焦的土壤流入海水將破壞珊瑚礁、影響魚類生存,並降低海水品質。形成一種惡行循環,空氣、土壤、水,全都難以倖免。


美國地質調查局野火災害協調員史坦柏蘭 (Paul Steblein) 也說,有許多外來草種更容易適應野火氣候,這些外來草種在濕潤氣候下可迅速成長,但在乾旱季節時也會變得更容易起火燃燒。而如果這些草種的面積擴大,野火發生頻率也會越來越高。




Comentarios


我們了解全球金融相關資訊,並提供多元服務項目,若有需要歡迎連繫我們!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