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廉價石油時代來臨?


(圖片來源:Zbynek Burival on Unsplash)


彭博 (Bloomberg News) 前專欄作家諾亞史密斯 (Noah Smith) 日前在個人部落格分析指出,由 OPEC+ 長年壟斷的市場,因俄羅斯砍價出售石油,再加上電動汽車崛起、G7 設定油價上限,以及中印形成的買方獨佔聯盟,全球石油行業的市場力量,可能正在從賣方轉向買方。史密斯預言,若真如此,世界將迎來「廉價石油時代」。


史密斯表示,2016 年,OPEC 創建 OPEC+,希望聯合更多國家加入壟斷油價的行列,鞏固其對全球石油供應的控制,從而減少成員國背叛的動機。史密斯說,每個 OPEC 成員國多少都有一些背叛的動機,脫離 OPEC 組織,向消費國出售更多石油,同時稍微降低價格,從而增加自己的總利潤。尤其是高油價時代,成員國背叛的機率就更高。


不過,OPEC+ 仍繼續出現分歧,OPEC 壟斷油價美夢慘遭俄國背叛。


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至少改變了全球石油市場結構的兩件大事:


一、俄國提高產油量,造成供過於求

俄羅斯需要為其戰爭機器提供資金,尤其是因為制裁,俄國必須盡可能獲得更多錢。於是俄國提高了自己的石油產量,導致石油市場供過於求,價格暴跌。


二、俄油依賴中印,價格不得不低頭

制裁抑制了西方對俄油的需求,這迫使俄國更依賴未加入制裁的非西方買家。佔最大宗的是中國與印度。史密斯指出,在海運石油方面,中國和印度現在佔俄羅斯出口的 90% 。這兩個國家作為俄油買家的主導地位,加上俄羅斯需要立即獲得收入,意味著俄羅斯不得不以極低的折扣賣油給中印兩國。


另外,G7 對俄油實行每桶 60 美元的價格上限,俄羅斯想以超過 60 美元的價格出售石油,就不能賣給 G7。這也加劇了俄羅斯對印度和中國的依賴。


與此同時,俄油供應過剩使 OPEC 也難以維持自己的產量配額。戰爭現實迫使俄羅斯脫離 OPEC+ 管控,而非洲國家也想跟進脫離。即使沙烏地阿拉伯正試圖讓這些國家減產,以保持高油價,但他們並不予以理會。史密斯說,若無非洲國家和俄國配合,沙烏地阿拉伯目前的減產策略恐怕只會減少自己的收入。


G7上限 + 電動車崛起,未來石油定價權恐翻轉


60 美元的價格上限和中印雙頭壟斷的結合,世界已經形成了俄油的買方市場,此一情況類似反 OPEC。價格上限在未來也可能被用來對付伊朗,說不定哪一天沙烏地阿拉伯也會受到挑戰。「如果發生這種情況,石油市場的定價權可能會永久翻轉,由買家掌握了主動權」,史密斯說道。


至於另一個重大發展,就是電動車崛起。史密斯認為,電動車看來勢不可擋,根據 IEA 的數據,到本世紀末,這將使全球石油消耗量每天減少 500 萬桶,約為當前水平的 5%。即使不至於讓油商倒閉,卻會讓 OPEC 舉步維艱。


因此,當一個新的石油買方聯盟開始形成時,OPEC 的權力可能永久式微,將扭轉自 1973 年以來的市場力量動態,並造出一個新的廉價石油時代。這對氣候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,恐減緩電動汽車轉型。但對美國、歐洲和亞洲的經濟來說,這將是一劑長期的強心針。


我們了解全球金融相關資訊,並提供多元服務項目,若有需要歡迎連繫我們!

bottom of page